Candy

偶尔也想和宝宝玩点纯情play的实力痴汉男友饭!

洁癖患者01

感谢  @一直鹌鹑   提到的梗~脑洞来源居然是我女神的漫画!!!就先码了一些,也不知道有没有写出你想要的感觉。。。

 

或许,下次更文,就要等到我回归之后了。。。明天开学以后就再无假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厕所,桌椅,扶手,以及书店里架子上的所有书……在我看来,都是脏的。

被别人触碰过的东西,我无法伸手去碰。伸出手的一瞬间,恶心的感觉充斥着身体的各个角落。难过的时候甚至连大口呼吸空气都办不到。

许多人呼吸过的空气,里面当然少不了各种排放的汽车尾气,工业污染。

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脏的。

 

我的身旁没有朋友,只有纯粹的工作同伴这层关系。我的宗旨是,没有绝对重要的事情,就绝不联系。

 

每天自己带饭,几乎不去公共厕所,随身准备清洁剂。为了防止沾染上脏的东西再去洗手间洗手,我带上了手套,无论季节冷暖。久而久之,同事们都理所当然的远离我了。这样也好,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或许就是人心了。

我本以为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会自己一个人这样生活下去,可那个人出现的太过突然,我还没有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他便顶着一脸明晃晃的笑容,对我说:“你好。”

 

那是一个雨天,傍晚。是我最讨厌的天气。细雨蒙蒙,将这个世界都染上了一层灰色。我打着伞在人行道上行走,偶尔有雨滴飘落在我的衣服上,我皱着眉加快了速度,一边想着要将这件衣服洗几遍才好。  然后有个人从马路对面冲过来,在我面前停下,雨沾湿了他的白色衬衣,他的身体在雨中显得透明。十分纤瘦。我想也许真正迷惑我的是他那双眼睛。或许是周遭的环境都太过暗淡,那人的眼睛在雨中十分明亮,黑白分明,透彻的不含杂质。然后他勾起嘴角,眼角弯弯“你好,能否借伞一用?”声音清亮明朗。

 

他的眼睛深邃却不黯淡,明朗却不轻浮。

 

我几乎是瞬间就想到了这句曾在书本上看到的话,还没等我回过神来我就木讷的点了点头。于是那人笑的更开心了,直接凑过来挤在我的身旁,一边自顾自的说话:“我叫王源,源泉的源,我经常在这条路上看到你啊,为什么不坐公车呢?”

 

在他碰上我的一瞬间,我下意识的抿了抿嘴唇,可是恶心的感觉却迟迟没有传来。明明是雨天,潮湿的空气混合着草木味的气息,雨水洒落在伞上那嘀嗒的声响,还有隔着湿透的衣服传来的隐约的体温。明明是我最讨厌的一切。

“莫非,你有洁癖?”

我愣了愣,转过头睁大眼睛望着他,随即他便不好意思的摸着头发笑了。

“哈哈,我也是猜的啦。在我碰到你的时候你其实是颤抖了一下的吧,况且,你的手上还带着手套。”

“的确是。不坐公车也是因为觉得它很脏。”

“你这是病,得治。”

“……出去。”

“诶诶别呀,我是认真的。你这种类型的洁癖,多半是出于心理问题吧。因为以往生活中的阴影所以导致的心理上的抵触。”王源的表情马上变得正经起来。我沉默了一会,“不治也无所谓,我并不在意。”

“啧啧,像你这样的人肯定没谈过恋爱吧。你不治治,那就打算一个人孤独终老咯?”

“那又怎么样,有伴侣才会很烦啊,遇上一个邋遢爱吃零食的岂不是更糟糕?”

他瘪瘪嘴,从自己的口袋掏出一张名片:“我知道,这里离你家不远,所以你不必介意那这张名片,别看我这样,我是一名心理医生。”

 

那天之后,我就再没遇见过王源。

我的生活周而复始,就这样一直继续着。没有去深究他靠近我时的异样感觉,我知道,我的生活里不需要再多一个人的出现。

 

 

“和我交个朋友吧。”

一个早晨,王源倚在大树旁,露出有些痞痞的笑容。我径直走过他,继续往前走。开玩笑,又不能坐公车,上班迟到可就麻烦了。哪来那么多时间再陪他耗。

他也不急,慢慢的跟上,我加快脚步,却又甩不掉他。

“你再不回头,我就抓你手臂了。”

“你敢!”我立马转过身,对他的态度有些着急。我相信他一定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

“我都等了快一个月了,你一个电话也没有。所以只能来自己找你了。”

“找我做什么?你就这么闲迫不及待的来找个病人医治?我都说了我不在意了。”

“如果我说,我只是想帮你,你信吗?”他垂下眼帘,勉强扯出一个笑容,“不是站在医生病人的角度,作为一个你的朋友,我单纯的想帮你,只是如此而已。”

 

每一片花瓣在树枝上舒展开来,微风阵阵,花香弥漫,越过他的身体,浮向我的发梢。

 

无论是他真诚的眼神,还是明朗的笑容,我都找不到拒绝他的理由。我忽然想起以前母亲和我说过的宿命论,有些人,有些事,注定要和你牵扯上关系,这是缘分,逃也逃不掉。

那就顺其自然吧。如果。是这个人的话……

“那就下班见个面吧,在这条路上等我,朋友。”

我说完这句话便转身走掉。王源在我身后笑出了声,轻轻的说:“好。”

说到底,其实我对王源并不信任。他给我一副懒散的样子,根本没有半点医生的气质。可能是出于重度洁癖的缘故,我一直都喜欢冷静沉稳的人,这种性格,王源大概完全没有。可那时他靠近我的时候,没有半点恶心的感觉着实让我在意。

试试看吧。我不断这么告诉自己。

为什么和别人不同,我也不想的。和他们一样和朋友亲密的搂搂抱抱,互相喝对方的水杯而可以毫不在意,一起回家喝酒然后狼狈的在沙发睡着再一起醒来,或许,那才是我向往的生活。

 

后来我在那条路上我毫不意外的见到了王源。他换了一件红色大衣,莫名的衬他。

我想着任谁都看不出他是医生吧。那么爱穿明艳的衣服,内心也一定光洁的像个墙壁。说白了就是纯白无暇。

“你介意去餐馆吗?”没等我开口他又说道:“那家很干净,这总要一点一点去尝试吧。”

“……好吧。”

 

“别皱眉了,快坐下。反正这里离你家不远,等等回家你还是可以去洗的。”

我看看椅子,是那种被布包裹着的软式沙发,啧,这得多脏啊。我握紧拳头,坐下的一瞬间深深的叹了口气,造的什么孽啊。。。

“来点什么?”

“开水就好。”

“……好吧。那我也不和你多说了,直接开始了啊。”

“好。”啧,这什么鬼地方,这餐具真的干净吗?就算用保鲜膜包裹着谁知道到底清洁的时候有没有洗干净啊真是疯了……

“哈哈,你真是坐如针毡啊~额咳咳,总的来说,洁癖治疗法分为四种,系统脱敏疗法,认知疗法,厌恶疗法和漫灌疗法。那么先从认知疗法开始好了。你的洁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不记得了。大概也是慢慢形成的吧,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那黏黏糊糊的高中时代和合宿的大学时代。”

“那你没想过自己解决这种情况吗?”

“想过,但是我强迫着自己去做厌恶的事,却总是不能成功。久而久之,也就这么随它去了。”

“那这样吧。”王源从包里拿出纸笔,摆到我面前,“把你害怕的事情,场景,从轻度到重度写出来,每天一件一件做,最好减少洗手的次数。”

 

这不是让我死吗……

唉不能做的事情简直太多了……

 

1.在公共场所触碰东西

2.在外面吃饭

3.上公共厕所

4.进别人家门

5.别人用自己的东西

6.和他人喝同一杯水

7.别人触碰自己

8.别人进自己家门

 

 

 

“没有了吗?”王源突然凑过来,看我在纸上写下的东西。我下意识地退后,不料靠在沙发上,于是又马上坐直,“喂,你靠的太近了,这也是一条……”

“好啦,我的错。”王源眼睛滴溜溜一转,坐了回去。“就没有了?”

“不,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我低下头,手指努力绞着这张纸,慢慢开口:“和,女人发生关系……”

 

我说完这句话之后终于重重地舒了口气,然后任命地看着王源,想着你笑就笑吧老子可是和女孩子牵牵小手都做不到,你爱怎么笑怎么笑吧反正我也认了。

王源真的笑了出来,而且还是那种毫不顾忌的嘲笑:

“和女孩子的这种事情,不做也可以哦。王俊凯。”

 

 

 

 (有没有发现俊俊根本没提自己的名字,那ygg是怎么知道的呢~几个月后再说吧……(我滚了。。。)

评论(16)
热度(52)

© Ca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