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dy

偶尔也想和宝宝玩点纯情play的实力痴汉男友饭!

【k72】如你所愿

 

>>

 

k2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我不经意间瞥见他的侧脸,低垂的眼眸,淡色的薄唇,以及,我不曾触碰过的苍白的皮肤。想来,他并不擅长与人深交。至少,与我并不。

然后k2突然转过头来,眯着狭长的眼睛对我嘲讽一笑,动了动嘴唇:

“好好听课,学—神。”

正值初夏,微热的风从窗口穿过,仿佛故意在我心上撩拨了几下。我加重写字的力度,继续听讲台上的老头讲着枯燥无味的古文。k2似乎最头痛这门学科,他一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无聊地转笔,手指细长白皙。

 

啧,诱人的要命。

 

以前在真心话问答的时候,老三问我:“你觉得兄弟几个里长得最好看的是谁。”

我毫不犹豫的说了k2。当时他明显的眼中含笑,却也未曾开口而是慢慢的抿了口饮料。完全是得意的表现。

 

我想我被k2吸引,一定归结于他那张脸。当时老三听了我的回答后,居然破天荒的嘀咕了一句:“红毛衣确实长得好看,二公主嘛~”

 

我对他的喜欢懵懵懂懂,甚至还没开始想要去靠近他,就这么被吸引了。

 

我不曾表露心迹。在我看来,世界上的东西与人被划分为两类:想要与需要。

k2于我,并不是非要不可。

得到,也不是我爱人的方式。

 

 

>>

 

 

可我没想到的是k2居然会喜欢和我相处。

 

他的理由是和我呆在一起会很自在。的确,我不同于k1的暴力,k8的古怪,不聒噪,也不会故意挑起话题来制造良好的气氛。以他爱安静的性子,和我呆在一起是最好的选择。无聊的时候,他常来阅览室。然后驾轻就熟的找到我,在我对面坐下。

 

不说话,只是常带着东野圭吾的小说集。

 

我问他怎么爱看这类书,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笑起来,靠近我,直直盯着我的眼睛。

“因为可以洞察人心。”

声音低沉而蛊惑人心。

 

我叹了口气:“这没什么好开心的。如果对方心里所想并不是你期望的,至少,你会感到难过。”

“无所谓,只要让我知道他内心所想,我开心与否,都不重要。”他垂下头,继续翻看起来。他长长的刘海触到睫毛,表情或许有些阴沉。

 

他时常过来,有一天,他突然问了我一个古怪的问题。

他说:“你觉得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我一下愣住了,k2不像是会问这种问题的人。因为这个问题,没有明确的答案。

 

“我不知道。生命的意义或许难懂,但是要过有意义的生活却不是难事。”

 

“那你呢?在过有意义的生活吗?”

 

 

>>

 

之后,k2就再没出现在阅览室。我们之间的相处,平淡的像普通同学那般。

 

我的生活富有意义吗?

 

我不时这样问自己,有吧…可更多时候,我的内心却感到空虚。这提醒我,这样的生活,也许并不是我真正想要的。

内心的不适感不知从何而来,也无法追究它该去往何处。我多次从梦中醒来,无数次地看着天空从漆黑到灰白。

 

“你应该去追求它。”k3咬着棒棒糖,抖着二郎腿舒服的躺倒在沙发上。“小呆毛这个很简单的道理嘛,就跟钱一样,对我来说没钱怎么活吗对不对?所以首先要追求生命的意义就要找到生活里必须的东西,就跟钱一样,把他抓到手不就好了……喂喂小呆毛你别走啊啊!”

 

屁,你以为这和钱一样这么容易?

 

不过生活里必须的东西?那就一样一样把杂物排除就好了。

 

 

>>

 

k2再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或者说,他从不给我制造只有我们两人的时候的机会。

也好,就这样让我把你慢慢淡忘吧。

 

“你在过有意义的生活吗?”那天他问我的时候,眼神和以往的慵懒并不相同。我甚至形容不出他那样的眼神,从未有过,却让我心慌。

那天他抛出的问题,我终究没能回答他。

 

我曾在食堂看过他一次。从不出现在食堂的他居然在那里排队。他把双手插在口袋里,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周遭的男男女女都带着兴奋的眼神,却不敢靠近。然而k2在快要轮到他的时候,突然转身走掉了。

他的背影看上去很消瘦,明明不是个特别强壮的人啊。也难怪在小的时候被k3当作女孩子求婚。

 

“七哥七哥,k2哥哥为什么排这么久的队又走掉呀?好奇怪哦。”

“那是他的兴趣啦别管他。”

 

 

只有我知道,你是为了打发寂寞,k2。

 

 

 

>>

 

 

那段时间是冬天开始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家整理下学期要用到的资料。突然门咔哒一响,然后传来一阵响动。

我下楼去看的时候,是k2整个人半跪在地上,脸色差到不行。更何况胳膊上的血正往下留着,印到地板上。

我几乎是瞬间就沉下脸色,二话不说抱起他就往楼上走。

他大概是没料到我会在家,即使惊讶也只是喘着气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我抓过他的手腕,给他消毒。

“痛也忍着点,我知道你不想上医院。k4又不在家,只好我来了。”

 

这么细的手腕,到底是怎么和别人干架的?

如果我不在家,你是不是痛的连给自己上药的力气都没有?

 

 

“……你又找人去打架了?”

“别人找麻烦我能不回手吗,谁知道他们这次抄了家伙。”

“你就不能少惹点人吗?”

“关你什么事,你管好别人就行了,用不着管我。”

 

我看着他这副漠不关己的模样,下意识握紧了他的手腕。这样的他依旧高傲的不可一世,美丽的不可方物。

 

我欺身压上去,把他的双手扣到头顶,在他耳边说:“你再不改改,下次也许就没这么幸运了。”

 

你看,现在我都可以那么容易的对付你。

好好在意自己啊,不行吗?

 

我再回到k2房间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

我看到他手里的本子,上面写着这样一段话:“命运由人的选择构成,而选择则归于性格,性格则归于际遇。许多时候,命运看似曲折离奇,其实不过是反复的抗争,从而走向另一个极端,其结局也许从一开始就写定了。”

 

 

k2,你在提醒我什么?

 

 

>>

 

 

结局确实从一开始就写好了。这是我们怎么也不能违抗的宿命论。只是我去追求的话,结局会被挥写的更美好。

 

“妈个鸡怎么又停电了!!!”

“k7小五好像还在洗澡呢,要不你去看看?”

“恩,等我回来再看是出了什么情况。”

 

 

“小五,你没事吧?”

我来到k5的房间,意外的浴室里并没有传来水声。我打开浴室的门不料却一把被扯了进去。

那人的手攀上我的肩膀,在我的耳边吐气。

他穿着衣服。

我拉住他的手腕把他从身上拽下来,“你不是小五吧,说吧,你什么目的,k2。”

 

房间的灯忽然亮了,我这才发现浴室里并没有开灯。黄色的灯光隐隐约约照进来,k2的脸的轮廓逐渐变得暧昧。

他轻笑了一声,理所当然地抱住我舔吻我的嘴唇。

 

“等了这么久,你还是不行动。只好由我来帮你寻找人生的意义咯。怎么,你要吗?”

呵,我不由笑了。

我逐步加深这个吻,手从他的衣服下摆往上探去,直到感受到他努力压制着的颤抖。

 

“如你所愿。”

 

 

>>

 

“老三,我房间不能用了,今晚和你睡。눈_눈”

评论(21)
热度(61)
  1. 六一儿童节o_OStrawcherr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我只是个小透明

© Ca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