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dy

偶尔也想和宝宝玩点纯情play的实力痴汉男友饭!

[源凯]小心思24(完结)

qx视角

 

 

我曾在我的年少时代疯狂的喜欢着一个人。然而他并不知道。

其实我并不认为我是非常内敛的那种类型,曾以为我会勇敢的去告白,即便那个人并不喜欢我。因为我不想让自己后悔。

在喜欢上那个人之前,我确实是这么想的。

我无数次的幻想我以后的生活。在十八岁之前,我和我的另两个队员会更努力地在梦想这条道路上奋力奔跑着,积攒着越来越多的人气。然后也许我们会开始各自向自己擅长的领域发展,并且越来越好,但我们三个人不会分开。

在我二十三岁的时候,我们如约举行十年之约演唱会,看着舞台下一片橙海,我想我们,还有可爱的粉丝们都会红了眼眶。特别是那个最容易被感动的我的队长。然后我知道wy会在一旁搂住他轻颤的肩膀。

到了楠楠上高中的时候,我想是时候结婚了,找一个温婉的女人。成为这个组合里最早结婚的人。哦对了,我的妻子最好不是一个爱唠叨的人。

结婚生子。慢慢经历衰老,习惯这个娱乐圈里各种各样的事情,在空闲的时间里找他们两个过来下一盘棋。你知道的,打游戏对老年人不好。

 

我今年22岁。很年轻对吧。但我被身边发生的所有事情去逼迫的不得不想那么多。

爱你是一场不会累的长途旅行。

这是一句很浪漫的话。我在年少的时候看到这句话,曾经天真的把这句话当做我的信仰。我对他的喜欢持续了7年。从14岁到20岁。

 

2020年11月08日,是wy20岁的生日。当时整个排场很大,我也就是在那天酒会结束后,回到家翻出那已经有些破旧的牛皮日记本,翻找到这些年来一直支撑着我的那句话,然后用水笔一笔一笔的涂抹掉。我看着那么厚的本子和那些用力写过的在纸张上留下印痕的字体,突然感到心酸,眼泪夺眶而出,我开始哭起来。

我像发了疯一般一张一张的把这些纸撕下,扔到垃圾桶里。

是时候结束了,这场没有结果的暗恋。这场陪着我走过整个青春的让我酸涩到不行却一直留有希望的暗恋。

那天晚上我大概是哭着睡过去的。耳机里一直放着一首名为《暗涌》的歌。

什么我都有预感。

其实早就知道结果了不是吗。

 

后来第二天我重新在垃圾桶里把这些纸捡回来,一张一张地拼贴起来。我都没有唾弃自己,这样的事,并不是第一次做了啊。

我自嘲的笑了。

可是谁叫我那么喜欢你。



那天早上我理所当然的迟到了。我急匆匆的赶到公司,wy看着我发型毫不客气的笑了。我想扯扯嘴角,却发现做不到。

wjk走过来帮我整理我被风吹乱的头发,手里一边摆弄嘴里却唠叨个不行。

“今天怎么迟到了啊,现在也是很冷了怎么不多穿一点?诶你眼睛怎么肿了是不是昨晚太晚睡觉了?让我看看。”说着就要凑近我,他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对上我的。呼吸直接打在我的脸上,我一时间竟然没有办法找借口离开。

 

不要靠近我。

 

后来wy抱住wjk的腰帮我们拉开了距离。在我面前毫不避讳地向队长撒娇:“不许离小千千这么近。”wjk慢慢涨红的脸好像成了一个影像,在这之后很久都让我的心里变得苦涩。我甚至自嘲的想着,以后成为我妻子的那个女人一定不是幸福的,你看,我的心里这么苦。不,或许,她连我的心也进不来。

 

作为最后一个进入TFB的人,我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看清了很多事情。

从小我就隐隐觉得wy和wjk之间的气氛好像有些不对。wy从不敢正大光明的和wjk对视,却总是在背后偷偷看他。一开始我不明白,直到有一天wjk突然靠近我,眯着那双好看的桃花眼对我呵呵的笑。那一刻我想我知道了原因。我垂下眼睛不去看他,可他却搭着我的肩继续黏上来,头埋在我的胸口。那一瞬间,我竟害怕他听到我心跳加速的声音。

 

他这样一个爱粘人的习惯如果继续保留着一定会出问题。我想之后还是离他远一点好了。

可是没想到之后wy也习惯性的躲着他。我看着wjk想上前搭话却落空时低着头的样子突然心里窒息的难受。

我还是上前碰了碰他的肩膀,他冲我笑了一下,那么牵强。

“打游戏不?”我清楚,他需要的不是一个突兀的拥抱,他是多怕他的脆弱暴露在别人面前。

wy那段时间的远离,给了我和wjk很多相处的机会。接受访谈的时候他会不自觉的朝我靠近,遇到难回答的问题他甚至会扯我的衣角。这些都让我开心。

 

我开始想要更多的触碰。

 

我第一次想要从一个旁观者变成戏里的角色。然而作为最后一个进入TFB的人,我也失去了很多。

 

我忘记了wy在wjk心里占据了那个重要的位置。谁也挤不走他。

那天我走进休息室,wy他把脑袋埋在wjk的颈窝,我把wjk愣住的样子看得一清二楚。我用了好一会儿时间才反应过来他们在拥抱。

人就是这样,面对自己不愿接受的事实,总要质疑很久。

 

 

“你们在干什么?”

最终我还是装作不经意的开口。我知道,之后我和wjk单独相处的时间不会多了。我觉得心里这样苦涩还要装作和wy玩的很开心的我简直虚伪。

 

但我不得不这样。

 


我有想过他们会在一起。

2017年,夏。

wy单独过来找我,说:“我和他在一起了。”

我说:“恭喜。”

然后wy坐到我身旁,眼睛看着前方。

“不想笑就不要笑,很难看。”

我一下子僵住了笑容,慢慢回过神来。wy是个很敏感的人,知道我的心思并不奇怪。

 

“好好对他。”

“我会的。”

 

我沉默了半晌,才硬是说出来这么老套的一句话。

不,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听着wy的声音很笃定,突然之间,我好像没有那么难过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变化。

我不该再喜欢wjk了。

所有的事情都会回到正轨。

 

刚开始我发了狠的练习舞蹈,那段时间里我身上的伤多了很多。wjk心疼的看着我,紧皱着眉头,那是他第一次对我发火。

于是后来我渐渐掌握了练习的力度。

 

并不是因为喜欢他。

而是为了我自己的身体。

 

2019年。夏。

 

wjk早上来公司的时候精神恍惚,我猜大概是和wy闹了矛盾吧。我泡了杯咖啡给他,他看着我就红了眼眶。我突然间手无足措,上下摆动着手不知道说了什么语无伦次的话。

之后wy就冲了进来,推开门的声音震的我耳朵难受。他的那双眼睛布满血丝,那不是我熟悉的wy。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快步走到wjk面前,抓起他的衣领,几乎发狠的问:“你为什么那样?”wjk没有说话,他仰着头高傲的看着wy。

我想那个眼神wjk不该使出来,因为下一秒wy就扣住他的后脑朝他吻了下去。wjk皱着眉头推搡着wy却推不开。

我终于反应过来,一手揽住wjk,用另一只手推开了wy。我用从来没有过的冰冷眼神盯着他,“分清场合。”

wy渐渐缓着粗重的呼吸,攥紧拳头。他深深的看了wjk一眼,转过身走了。

之后wjk整个身子就瘫软下来,幸好我扶着他。

他靠在我的肩膀上闭着眼睛,那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显现出他脆弱的一面。我用手帮他擦去嘴角的血的时候他轻轻颤抖了一下,但并没有拒绝。

 

虽然我并不想承认。

但我依旧喜欢他。

这是事实。

 

我偏过头去看他。他好像休息的很不安稳,长长的睫毛不时颤动着。

我一直觉得,如果是wjk的话,那么对同性心动理所当然,没什么不对。

 

想吻他。

 

那时我只有这个想法。于是我慢慢靠近,感受到他的气息的时候我犹豫了下,但还是轻轻地覆上他的嘴唇。

 

和想象中是一样的。

一样美好。

 

我不敢贪恋太久。

喜欢了你这么长时间,就问你讨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以表我对你的忠诚。

 

在夏天快结束的时候,他们和好了。只是wy厚脸皮的在我面前秀恩爱的时候wjk会毫不犹豫地推开他,我看着wy一脸的委屈不客气的笑出声。我也终于了解是wy的疑心作祟,怀疑wjk背叛了他。我嗤笑了一声,在我看来,爱他,要给他足够的信任。

但我也知道,wy爱一个人就表现在他对那个人的占有。

 

我不能说我们两个人的方式哪种适合wjk。在wjk的爱情观里,他只会选择另他心动的那个,至于合适的人,不过是过耳云烟。

 

 

今年22岁的我,依旧喜欢着我的队长。

这种喜欢,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也许它会随时间消散,也许不会。

但是都没有关系。

我已经知道了答案。只是这次尤为深刻。

我的心已不再痛了。

 

 

三年前的那个夏天,闷热的紧。窗外的蝉鸣扰乱了我的思绪。

 

我知道,他醒着。



评论(42)
热度(137)

© Ca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