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dy

偶尔也想和宝宝玩点纯情play的实力痴汉男友饭!

[源凯]小心思10-12

 

 

 

后来wy每次看到Z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多看他两眼。也希望是自己多想了,但他每次都有一种强烈的直觉,隐隐地在身体的一个角落苏醒,心脏猛然收缩,然后剧烈跳动。

他是真的没有料到那天会这么快的降临。

 

wjk一向讨厌下雨天,湿哒哒的让人烦闷。偏偏那天下午自己还犯了低血糖。

上课站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他突然感到晕眩,然后眼前暂时有很长一段黑暗的时间,他下意识的用手支撑住自己,慢慢坐了下去。

“老师,我不太舒服。”他脸色苍白,紧紧咬着那张本来就没什么血色的嘴唇。他此刻只想着如果wy在自己身边就好了。

“老师,我带他去宿舍。”Z站起来没问老师的意见直接扶住wjk的肩膀就出了教室。wjk不太习惯在自己犯病的时候和别人接触,也实在没力气推开他况且自己头还晕着。

“你这里有糖吗?”他没带糖,以前犯病的时候wy都在身边,所以他每次犯病都不会太担心,反正wy在呢。今天感觉自己不对劲的时候他内心是十分恐慌的,甚至刚才想要经过wy教室把他给拉出来。

Z找来找去就找到一块巧克力。wjk接过它的时候就笑了,他撕开包装,把巧克力塞进嘴里,温润的舌尖探出来轻触到了手指,然后包裹住了整个巧克力。

Z在一旁看得口干舌燥,喉结滚动了一下,移开视线。他从以前就一直觉得wjk长得很好看,比一些女生都长得可爱,所以每次都会不自觉的看他看很久。刚刚看了那一幕他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现在他只想逃离这个地方。

“我第一次在wy面前犯病的时候他给我的也是巧克力。只不过巧克力都融化了弄得他都不好意思。”

然而wjk开了口。Z顿了顿也就坐下了。

“我是第一次看你犯病。前两年在学校你都挺好的。”Z早就听说wjk有低血糖,只是没想到他犯起病来是这么难受。

“恩,前两年wy还没来学校,我自己一个人都注意的挺好的。他一来嘛,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松懈了,今天连糖都忘带了。”wjk的声音还有些沙哑,低低的却让人听着很舒服。

“你还是别说话了,好好休息吧。”Z一点也不想和他继续话题了,wywy的扯着心烦。每次wy看自己的眼神总是想把自己所有的想法都洞悉一样。虽然他的感觉挺准,自己对wjk还真有那么一点小心思。

寝室里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着。等到下课铃响,wjk慢慢坐起身:“我好的差不多了,回去吧。”

“等一下。”

Z来到他面前,用手撑住床沿,挡住wjk。

“我问你一个问题。”Z直愣愣地看着wjk,透过他的眼睛好像想看到他的心里去。wjk被他盯得心慌,看向别处。

Z的声音不高,落在耳边有一丝暧昧的意味,却足以让他浑身发抖。他朝Z看过去,满是惊慌。

然后下一秒,wy把门打开用力地甩在墙上发出巨大的响声,好像在wjk的心上用力的开了一枪。

他的视线只是匆匆在wy身上停留了一会,又慌忙的别过头去。

wy快速冲进来狠狠地把Z推倒在地,拉起wjk的手腕就走。



wjk只觉得wy的手在发抖。




 

 

wy只顾拉着wjk一路向前走。刚刚Z落在耳边的话语让他一瞬间清醒不少。

 

 

wy推开门的时候还喘着粗气,然后他看到Z伏在wjk的耳边轻声呢喃着什么,wjk慌乱的移开视线视线,偏过头去留下一个侧影。两个人坐在那里,透过窗子穿进来的光线朦朦胧胧的笼罩在他们身上,wy发现自己的嘴唇开始变得冰凉,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冷。

他心里发闷的难受,上前抓过Z的衣领直接把他从床沿拖下来甩到地上。抓住wjk的手腕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wjk还没能缓过神来。该死。他皱着眉毛冷冷瞥了一眼坐在地上的Z,意外的是他竟没一句反驳。眼眸平静的可怕,只是看着wjk,一言不发。

wy更加烦躁,他不想让Z的目光再在wjk身上多停留一秒。自己能做的只能是拉着他快速离开这个地方。

 

“我就说他看你眼神不对吧!还不信!”wy的呼声一声比一声重,终于他忍不住了转过头就对着wjk吼。

wjk头还晕着本来就不好受,现在wy还这么大声吼他他真想转身就走,到底是谁受了委屈。

wy看着wjk的眼眶有些发红就立马软了下来,瞬间也没了脾气。

“行行行我不该吼你,低血糖怎么样了?还难受不?”

wjk摇摇头,也不说话。

 

 

那天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wy风风火火的跑到wjk家,给他带了一碗重庆小面。

他看着自家小队长把整个脸都埋进去,把面吃得兹溜响,就知小队长已经原谅他了。

于是那天晚上他又一次赖脸皮的留下来分享了wjk另一半的床。笑的花枝招颤。

 

 

wjk看着wy的睡脸,又想起Z问他的话。他承认Z这个人是太敏感了,以后还是离他远点好了。

 



 

 

 

“你是不是喜欢wy?”

 

这条漫长的路,wjk知道,自己是很难回头了。

 







评论(18)
热度(81)

© Candy | Powered by LOFTER